新闻 国内 中原 生活 区县 佛教 娱乐 人物 经济 汽车 最新 范文 I T 女性 原创 头条 影音 健康
 家居 关注 文化 资料 保健 八卦 体育 星闻 报道 热点 快报 网络 娱乐 河南 焦点 美食 剧情 消息
首页 > 国内资讯 > 综合资讯
湖北出个新奇事,村民诉讼不原告
http://www.dhenan.top   来源:  2018-07-31 13:39:47

——通山县一民事裁定出奇招:村民原告主体不合法?

近日,媒体人获悉,湖北省通山县人民法院(2018.3.12日)的一起民事裁定书(2018)鄂1224民初26号以原告陈功平、陈明、石继秋等11人“不能成为其主张与争议地块享有承包经营权的依据”、“承包地块类型及四至位置均不相符合”等为主审法官的理由,将11人原告列为“属本案不适格的原告主体”,驳回村民们的诉讼,扑灭了众村民依法维权、坚信法官公正廉明!


 

图片20180730133816

(法院裁决书图)

原告众村民说:”其实,我们就是一个要求,想让法官主持公平正义,宣告那个已被政府部门认定的私人间”征地协议书”无效,判被告还土地给我们。没想到法院取消了我们的原告主体资格,我们百思难解,真是太心寒了!”

然而,事实是最真切的说明!

据了解:2004.9.18日,湖北省通山县通羊镇石宕村三组时任组长陈明军(已故。生前在任因多次胡作非为违法乱纪被刑事处理)在未征组里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与该县粮食局干部皮清明等五人,私下签订“征用土地协议书”,征地面积2448平方米,为私人建房用地。当时共付给陈明军244800元。

图片20180730133428

(原始协议图)

由于属于私人间所谓协议,没有司法公证属无效协议,自然得不到该县相关主管部门认可。皮清明等人因无法办理房建规划建设等《许可证》,所谓被征地一直闲置。蒙在鼓里的一些村民每年仍然在这些属于自己的承包田里发展种植和养殖业,双方相安无事。

然而,13年后的2017.4.17日,皮清明等所谓的“征地建房者”等人,雇了挖掘机等对“承建地”进行违规违法平整,当然引起该土地法定承包者们的阻止引发“土地纠纷矛盾”。

图片20180730133423

(现场施工图)

此后,义正言辞的众村民依法逐级信访。该县通羊镇政府和县国土部门先后调查认定,皮清明等人在十三年前与石宕村三组时任组长之间私下签订的所谓“征地协议”不受法律保护,“被征地块”的所有权仍属石宕村三组所有!并积极参与民事调解未果。

图片20180730133413

(国土局回复图)

皮清明等人拒还土地。三组村民无可奈何,以法律手段维权,11位村民联名,将皮清明等人告上法院。

村民坚信这件征地纠纷案并不复杂,认为县法院受理查清事实真像后很快予以裁定。但不料该院于2017.11.13日立案后,一直拖了近78天才开庭审理。

该院主审法官刘亚军认定11原告无诉讼主体权,就是说众原告因“土地四至不符”、“面积不符”、“地称谓不符”而失去原告资格,让被告人等窃喜!

同时,该法院查到众被告的三组没有实行“土地二轮延包”,这恰恰说明了1997-11-31日县政府签发的30年承包土地经营权证继续有效。

据媒体人查访得知,众原告到相关部门查阅承包档案时,令众人百思不解的是:众原告所在村共十个组,唯独众原告的三组查不到任何承包档案资料,这到底是谁之错?!这又意味着什么?!岂能让众原告来承担找不到自己承包地维权的佐证之责呢?!当地政府不为三组的“零星地延包确权”又有何玄机??。

但村民的原始承包土地权力将永远存在!作为懂法的该县主审此案法官刘亚军应该明白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为什么在“盘理”上做文章?

个中“奥妙”可能只有法官自己知道!

关于案中涉及村民责任承包地名称不符问题,法官说原告诉争地名称为“旱地”,而该县相关部门《联合堪察征地单》显示该诉争地块为“荒山”,原告众村民诉苦说:“有关部门睁眼说瞎话,我们怀疑作伪证的单位经办人与被告有利益关系?也怀疑县法官利用手中执法权与相关部门有背后交易?更体会被告在通山县有一种通天的本领,能让法律不公!”

媒体人发现,在2018.5.26日,通山县通羊镇石宕村委会和该村三组出具的《证明》中”作证”,说皮清明等人购买的“宅基地”是通过组委会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出让的,皮等付给三组的资金一部分用于三组村庄基础建设,一部分补偿给村民。又说,该地块主要是山地,在县交通公路建设时没参加第二轮土地承包,村民将地用来种菜等。并说,该地块是镇政府同意出让。真是“好事做到家”了?明明是十几年前的三组原组长陈明军与皮清明等私下订立的所谓“征地协议”,怎么现在又成了村组和众村民一致的”决定”?退一步说,既然是当地镇政府同意三组村民责任承包田“出让”,那镇政府为何在十多年中不为皮清明“维权”?帮助办理私人房建手续?这无村民大会记录,无村庄基础设施资料,没有任何土地承包人签字,更没有法人签名的所谓“权威性”的《证明》一钱不值!这和“关公战秦雄”的把戏异曲同工,只能忽悠出具“证明”的伪证者自己!如果“精明过人”的主审法官真利用如此《证明》作为法律裁决的依据,那也就太可笑了,连小学生都能判断的“应急假证据”,当真能作为法庭审理的佐证么?

当然,作为原告的众村民心如明镜:村里几十年没有搞什么建设,那来的“被征地款”用于组里基本设施建设?真是一派胡言!但所谓这个“证明”提供者是否与被告皮清明等人有“幕后交流”?或与掌权执法人结成“综合利益受益者”?这又是媒体人另外关注的话题。

是的,通山县主审法官终于在庄严而神圣的国徽下,“圆满审定”了本县又一宗民事案件,裁定的结果仍是一方欢喜一方忧。法律”判公”是否能“心安”呢?

但是,媒体人回思的是这宗案件原告的村民们那种充满苦涩、不解、愤怒、无助的眼神,觉得真的很刺心!

共和国神圣的法律啊,你是公正的化身,岂能人为苍白?

(卫民、龚正、圣子震)

本网将继续关注!

来源:https://www.sjqcj.com/weibo/1196746

责任编辑:扣扣

 热门新闻
版权所有:大河南网